創意與叛逆

每個星期去宜蘭教書

是我既掙扎又快樂的日子

掙扎來自必須花將近3個小時的車程才到的了學校

快樂當然是能夠看到可愛的學生

與學生分享我的生活、創作….

當然,快樂總是多很多

讓我也甘之如飴

這幾個星期,我教學的主題是藝術中的創新

給他們看了20世紀前衛派音樂始祖

約翰凱基 (John Cage)的作品 — 4″33秒

一個看起來荒謬,但在表層下卻是嚴肅的創作

在這段時間、演奏者演奏出無聲的音樂

說是無聲、但空間內出現群眾小聲交談的聲音、空氣的聲音、呼吸聲…..

我很喜歡一段話 : John Cage把音樂從音符中解放出來 !

往往,我們很難從既定的思維跳出,是因為以為就是如此

但是,其實還有很多可能性,等待我們去發掘。

4″33秒的樂譜 (不要懷疑,真的只有這樣…)

值得一提的是,John Cage 對道家、易經、禪學極有興趣,造詣頗佳,他曾跟著日本哲學家

鈴木大拙 (Daisetz Teitaro Suzuki) 學禪,近而將易經和禪宗的思考觀念嵌入音樂創作中。

就如同杜象的噴泉 — 在小便斗上簽名成為藝術作品

誰有想到會成為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藝術作品 …

這不禁讓我想到,久石讓曾在他的書中寫道 :

創作,就是敢將杯子說成花瓶

如果一心想著必須遵循特定模式,精神就得不到自由。

觀察東西時,如果能不受固定概念的束縛,

那麼即使是看著相同的風景

也說不定能夠從中感受到更多 ……….

 

在〈創意與叛逆〉中有 77 則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